读神雕侠侣,说情爱滋味

  9381731-746d6900b56ebdb7.jpg

  金庸武侠小说里用以描写感情的诗词有很多,最著名的当属射雕英雄传里的四张机了。

  少年时代,初读射雕,便记住了鸳鸯织就欲双飞,可怜未老头先白,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

  金庸先生借用这几句诗词,如鬼斧神工一般,将周伯通与瑛姑的一段孽缘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  继而读了神雕侠侣,又被赤练仙子李莫愁经常吟唱的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所折服。

  元好问的这首摸鱼儿,在金庸先生的神来之笔下,将李莫愁对陆展元的爱恨情仇跃然纸上。

  当时读到如许含情诗句,于懵懂之中忍不住击节高歌,大呼好词,其实那时对诗中含义理解得并不通透,只隐约觉得情丝纠结,缠绵不休。

  可惜,待到真正懂时,人却已中年。

  读诗犹如吃饭,同一种食物吃多了就没了胃口,无名女子的四张机与元好问的摸鱼儿对我来说便是如此。

  古往今来,讴歌赞咏爱情的诗词多如牛毛,然而今天不说诗词,只谈情。而因何谈情?实怪金庸先生也。

  金庸先生文韬武略无所不精,天文地理人文典故随手拈来毫不费力,他对一个情字,更是深谙精髓。

  我的闲暇时间没有其他业余爱好,除了玩玩简书,就是翻来覆去重读金庸武侠小说。

  今天,再次翻看神雕侠侣,读到第17回「绝情幽谷」时,又被金庸先生以花喻情的手法所感染,忍不住更文一篇,以慰手痒。

  且说杨过随同金轮法王等人进入绝情谷后,于清晨闲逛之中,偶遇谷主之女公孙绿萼在谷中摘花,公孙绿萼对杨过一见倾心,便送了杨过两朵花儿当早餐。

  杨过将花瓣送入口中,只觉得入口香甜, 芳甘似蜜,更微有醺醺然的酒气,正感心神俱畅,但嚼了几下,却有一股苦涩的味道,要待吐出,却又不舍,要吞入肚内,又有点难以下咽。便问公孙绿萼这是什么花,被告知此花名叫情花。

  随后,杨过采摘情花,被花树上的小刺伤了手指,当他刚想起小龙女,心中漾起情意时,就觉得手指损伤处剧痛,胸口宛如被人用大铁锤重击一般。

  惊问公孙绿萼缘故,公孙绿萼转述其父言语称:情之为物,本是如此,入口甘甜,回味苦涩,而且遍身是刺,就算万分小心,也不免为其所伤。而一个人一旦中了情花之毒,只要心中有了柔情蜜意之时,就会激发毒性,为情所伤,情越深,毒性反噬的威力就越大,这就是情花的特色。

  二人谈到情花的果实,公孙绿萼又言道:情花果实有的酸,有的辣,有的更加臭气难闻,中人欲呕。

  杨过问道:难道就没有甜如蜜糖的吗?

  公孙绿萼回应:有是有的,只是果子的味道,从外皮上瞧不出来,有些长得极其丑怪的,味道倒甜,可是难看的又未必一定甜,只有亲口试了才知。

  杨过咀嚼情花的味道,岂不正是情的味道?公孙绿萼所说的花树特性,岂不也是爱情的属性?至于情花果实的酸甜苦辣,岂不正是现实婚姻的状态?

  今日七夕,适合谈情说爱,然,对于情爱这门学问,我并不擅长,如此胡乱拼凑一篇,也算应个景吧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